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yy小說 > 都市現言 > 重生後真千金纔是人生贏家 > 第9章

重生後真千金纔是人生贏家 第9章

作者:陳言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4-01-28 08:14:54 來源:CP

我看著一臉呆愣的陳言,冷聲道:“是我讓她一個人孤身到這裡,吃我家的、住我家的,還想要我的命?陳言,你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

我爸將我媽拉到一邊,當機立斷:“報警處理吧。”

“你們還想著報警?”趙母忽然尖利道。

趙父聞言臉色一變,陰狠地看著我們:“想報警,你們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地盤?”

他想要動手去取牆邊的斧頭。

隻是他狠話還冇撂下多久,外麵嘈雜的聲音便傳了過來。

警察已經來了。

徐澤安在來的路上,已經提前報了警,舉報理由是:這裡有人殺人。

13

根據我提供的線索,警察們忙活了半夜,終於從趙家的地窖裡挖出一具**的屍體。

前世,我發瘋折騰的時候,趙父就在地窖裡陰惻惻看著我:“這裡可不止你一個人,底下還埋著一具屍體。”

那時候我快要被嚇瘋了。

趙父走近我,嘴角掛著殘忍的笑。

他恐嚇我:“你是想被拴在這裡,還是下去陪她?”

後來,趙母無意間透露,趙父在娶她之前,還買過一個女人,可惜被拐來的那個女人太不聽話,被趙父用斧頭殘忍地殺害了。

趙母不以為恥,反而大肆對我洗腦:“在這裡,女人還是要聽話些才能活得好。”

當屍體被抬出去的時候,趙父一臉絕望。

後來經過取證調查,藏在趙家地窖裡的屍體,正是十年前失蹤的一個女大學生。

她本可以擁有光明的未來,卻被趙家人掐滅了所有的希望。

陳言見事情敗露,氣急敗壞,想要逃走,卻被反應迅速的警察拷走。

趙玉芳被帶走的時候,嘴裡還在罵罵咧咧。

她衝著我爸媽喊:“你們纔是我的爸媽,我們朝夕相處了整整五年,我難道不比江年年孝順懂事嗎?”

我爸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她:“你有什麼資格和我的女兒相提並論?”

我媽在一旁附和道:“怕是腦子有問題了。”

……

夜色漸濃,彷彿將一切罪惡都浸入在看不見的暗光裡。

我忽然想起,在那些折磨我的舊事夢魘中,僅僅有一束微光曾短暫照進過我的世界裡。

是我被救出來的那天。

一個年輕的警察,將我小心翼翼抱著。

他眉頭緊鎖,語氣隱忍而剋製:“江年年,你還活著,真好。”

其實被救出來的那個時候,看見年輕警察清雋的側顏,我心裡也曾歎息過:真好啊,如果我還是曾經的江年年,一定會被這樣的一腔熱忱打動。

可是如此醜陋的我,又怎麼去麵對這樣的一束光。

我隻好將臉埋起來,心裡卻在落淚:徐澤安是嗎?我記住你了。

如果有來世,我一定會報答你的恩情。

恍惚中,身側的少年忽然握住我的手,眼神認真:“冇事了,江年年,壞人都被抓走了。”

光好像又照了進來。

我深深吸了口氣,彷彿前世那拘著我整整五年的陰霾,都在此間消散。

這一刻,我真的自由了。

番外:(徐澤安視角)

徐澤安做了一個夢。

夢裡,有個女孩子拉住他的衣角,仰頭看著他。

“徐澤安,你救救我好不好?”

女孩子的那張臉似乎是很熟悉的,似乎也總是掛著最熱情洋溢的笑。

他從夢裡驚醒。

不斷描摹過夢裡女孩兒的五官輪廓。

直到某天在佈告欄前,他再一次見到她。

“那怎麼了?徐澤安是單親又怎麼了?”她咬著零食,反駁周圍人的話。

有人八卦:“聽說兩年前,徐澤安他爸將他媽推下樓去了。”

那個女孩子忽然收起笑,戳著開玩笑那人的腦袋:“你腦袋裡裝的是漿糊嗎?隨便就給人家爹安頓一個殺人犯的罪名?你這麼有本事,怎麼不去做偵探呢?”

她氣鼓鼓地離開那群人。

身後還有人嘲笑她:“江年年,像你這種學渣,當然是頭腦簡單。”

她撇著嘴,還在唸叨:“真服了你們這種人,考試比不過人家徐澤安,就詆譭人家。”

拐角處,徐澤安幾乎一下子就記住了這個名字:江年年。

壓低了嗓音念出來,是一種很美好的感覺。

補習班裡,他聽見江年年與陳言的對話。

原來她之所以坐在他旁邊,是為了氣那個青梅竹馬的陳言。

他卻還是替她解了圍。

徐澤安想,夢總是荒誕的,現實裡,他與江年年甚至冇有過交集。

直到兩天後的晚上,暗巷裡,忽然有人扯住他的衣角。

徐澤安蹙眉回頭,正對上江年年的臉。

她扯著他的衣角,有些忐忑地問:“徐澤安,你相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外星人?”

那個時候,徐澤安幾乎愣了一下。

他很難想象,這是一個怎樣的開場白。

但江年年卻很認真地繼續問他:“那你信不信,這個世上有平行空間?”

徐澤安點了點頭。

她似乎鬆了口氣兒,折身去一旁的小賣部裡,買了兩個雪糕。回來給了他一個,說占用他一點兒時間,想要給他講個故事。

那個晚上,江年年給他講了一個很荒誕的故事。

“不管你信不信,在那個平行空間裡,最後的結局,是你救了我。”

她扯著他的袖口,“徐澤安,這次你不會見死不救吧?”

徐澤安笑了。

他本以為,她在講一個並不好笑的笑話。

可是她眼裡的悲慟是那樣真實。

徐澤安甚至看到了江年年眼裡藏匿的淚光。

“我信。”

他毫不遲疑地點頭,就當是為了哄她高興。

江年年說她的計劃,需要他的配合。

徐澤安還是答應了。

哪怕這隻是江年年無聊時的一場遊戲,又或許是那天與自己的親近,將她的竹馬氣成功了,她又有了新的鬼點子。

但是徐澤安唯一不敢賭的,就是江年年說的,都是真的。

山頂上,看見趙玉芳想將她推下懸崖的那一刻,他的心跳驟停了一拍,甚至連相機的錄像都忘了關。

他想不到,究竟是受過什麼樣的折磨,纔會讓江年年肯那樣以身犯險、玉石俱焚。

後來警察來了,直到那具屍體從地窖裡被抬出來。

有那麼一刻,徐澤安幾乎感受到了身側江年年顫抖的身體。

他真的很難想象,江年年口中,平行世界的另一個故事。

黑暗裡,他握住她的手。

在這個世界裡,罪惡冇有被縱容,江年年可以永遠活在光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